[首页]-> [观点]-> 中国古代一篇难得的“科 学小说”——曹冲称象

绵阳仙海科普创新基地主办 绵阳市科学小说研究会共办

1

中国古代一篇难得的“科 学小说”——曹冲称象

2018-11-29

中国古代一篇难得的“科

学小说”——曹冲称象

汪 志

“通过小说传播一定的科学知识,很早就已引起人们的重视。在古代,不少人就作过种种探索。”(《论科学小说》)这里所说的“科学小说”,就属于这样的一个正在探索的新门类,它不等于也不包括科学幻想小说,注重对现实科学的文学反映。

在我国的魏晋南北朝时期,小说创作盛行,产生了许多作品,这些小说虽然篇幅短小、叙事简单,有的只是粗陈故事梗概,没有艺术的想象和细节的描写,但它们已有人物性格的刻划,初具了小说的规模,成为中国小说史上不可缺少的一环,在人物刻划、细节描写,以及叙事语言的运用等方面,都为唐传奇和以后的小说写作积累了经验。就利用小说传播一定的科学知识而言,也为我们留下了不少值得研究的作品,这个时期出现的《曹冲称象》,就很具有代表性,从某种角度和它对后世的影响来看,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认为,《曹冲称象》就是中国古代一篇难得的完整“科学小说”。

《三国志·魏书》记载:“邓哀王冲字仓舒,少聪察歧嶷,生五六岁,智意所及,有若成人之智。时孙权曾致巨象,太祖(曹操)欲知其斤重,访之群下,咸莫能出其理。冲曰:‘置象大船之上,而刻其水痕所至,称物以载之,则校可知矣’。太祖大悦,即施行焉。”

这就是千古传诵,妇孺皆知的曹冲称象的故事,年仅六岁的曹冲,利用漂浮在水面上的物体的重力等于水对物体的浮力这一物理原理,解决了一个连许多有学问的成年人都一筹莫展的大难题。《曹冲称象》故事完整,有人物描写,它所涉及的科学知识与道理,是溶合在故事和人物的描写之中,而且作品的故事性很强,作者充分运用了文学的手法和科学的原理来为作品表现曹冲的聪明智慧服务,收到了非常好的创作效果。从古至今,一代又一代的人从它这里受到了感染和教益,现在仍然还在教育感染着很多人。目前以《曹冲称象》为题材的各种故事版本、连环画、以及影视和多媒体作品等的出现,不仅使《曹冲称象》所反应的思想和科学知识更加广泛的得到了传播;而且在促进这些艺术品种的发展和完善方面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曹冲称象》已被收在今天学生的课本中,使学生在语文、自然科学和文学与科学结合以及思想教育方面都能得到很好的启示。

我们从历史上的一些记载看,以舟称物的办法并不是曹冲创造的,可为什么其它那些作品都没有能象《曹冲称象》这样“妇孺皆知”呢?这是很值得我们今天思考和研究的,这也可以说,是历史在从一个方面证明“科学小说”的重要作用和感染力。我们看到,《苻子》上记载:战国时期,北方人贡献给燕昭王一只大野猪,叫养奚若。燕昭王派人饲养它,养了15年。这只大野猪长得象个坟头一样大。它的四只脚都支撑不住身体了。燕昭王非常惊异。他命衡官用大秤称它有多重,秤杆折断了十次,称不了大野猪的重量。于是,燕昭王命“水官浮舟而量之。”苻子,名郎,字元达,东晋略阳临渭(今甘肃秦安县东南)人,氏族,他所着的《苻子》五卷早已失传,遗文散见于后人的着述中。上面引用的那个故事就保存在南宋人吴曾写的《能改斋漫录》里。吴曾在援引《苻子》之后,指出:“以舟量物,自燕昭时已有此法,不始于邓哀王。”清代学者邵晋涵也赞成吴曾的这种说法。但这里提到的这些同样是反映浮力原理的故事,都没有能象《曹冲称象》那样做到妇孺皆知。

在中国,第一个在作品中揭示浮力原理的应当是战国初期的着名学者墨翟。他开创了墨家学派,着有《墨经》一书。《墨经》包括《经上》、《经下》和《经说上》、《经说下》四篇。《经说》是《经》的注解,是《经》的附属品。其《墨经》里有两段论述浮力原理的文字:

第一段——“荆之大,其沉浅,说在具。”(《墨经·经下》)

第二段——“沉,荆之贝也。则沉浅,非荆浅也,若易五之一。”(《墨经·经说下》)。

这第一段文字的意思是:“物体很大,在水中沉下去的部分很浅,道理在于物体的重量与它所受到的浮力相等,平衡了。”

这第二段文字的意思是:“把物体放进水中,物体在水中平衡了。即使它沉下去的部分很浅,并不是它本身矮浅,(而是物体的重量跟它所受浮力相比较的结果),就如同市场上商品交易,根据比价,一件商品可以换五件别的商品一样。”

在墨翟揭示了浮力原理之后,浮力原理在古代中国得到广泛的应用。燕昭王以舟物称豕是应用浮力原理解决实分问题的最早记载。而曹冲称象从科学史的继承性上讲是效法燕昭王,从曹冲本人讲则是他智力的萌发。在他们之后还有宋代怀丙和尚使用大船凭借浮力打捞沉入河底的铁牛的故事。

我们通过考察我国古代这些有关浮力问题的文学记载和故事可以充分地说明:一、小说是可以反映科学的,这在中国古已有之,很多人都进行过这方面的探索,不管他们是自觉地或不自觉地在进行;二、中国文学上有关浮力原理的记载在《曹冲称象》之前就有,但能达到“妇孺皆知”的传播效果的恐只有《曹冲称象》这样的“科学小说”。

对有关《曹冲称象》的研究,可以说又从另一个方面也反映了中国古代“科学小说”的创作和文学与科学结合的情况。

不久前,台湾科学史协会主席、台湾大学的刘广定教授明确认为曹冲称象“这段记载有疑问”。 清代学者梁章钜在《三国志旁证》一书中,就对曹冲称象一事质疑,他认为曹冲所称的象是孙权所献,在建安十三年之前,也即曹冲逝世前(公元208年),孙权不过只领江东六郡,何来大象呢?他明确指出“引事妄饰也”。他的怀疑很对,但有个问题大可商榷,即曹冲称象一事的年代,他是以建安十三年为据,来判断孙权有无大象,但根据《三国志》的记载,把曹冲称象一事发生的时间确定得更准确,那时曹冲“五六岁”,正是建安五年,当时的孙权还只是“会稽太守”,就更不可能有大象献给曹操了。亚洲象生活在印度一带,我国云南南部也有,从经济发展、交通运输、动物饲养等情况看,当时“中土”不具备有大象的条件。梁章钜还在书中提出了他的推断:“置水刻船,疑算术中本有此法。”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解答了梁章钜的疑问,他认为曹冲称象的故事并非来源于算术,而可能是来源于佛经,而后张冠李戴,安在曹冲头上。

  从上面的资料和分析我们还可以看出:一、《曹冲称象》在《三国志》中有记载,故事本身就是历史的一个事实存在,是那个时代科学与文学结合,有“科学小说”这类小说影子存在的一个证据;二、《曹冲称象》符合我国对浮力原理的认识,这是用小说形式成功反映科学的一个很好证明。对《曹冲称象》的不同看法,也正好说明这篇“科学小说”作者的独具匠心,若“此事只宜作为传说、故事宣传,而非信史”,不正完全说明作者是在创作“科学小说”吗?不管曹冲是否称过象,不管作者当时的主观愿望是如何,但他客观上是达到了我们所说的这种“科学小说”的效果和基本要求,这就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三、曹冲称象是他在“五六岁”时发生的事,有赞扬“神童”,鼓励人们自幼好学、热爱科学的用意,这不管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讲,都是很有意义的,这也再一次向我们说明了“科学小说”反映现实、体现时代精神的重要性。

出处:bet36体育游戏_首页_bet36官网靠谱吗_bet36在线备用网址

 www.ChinaSNW.com|© 绵阳市仙海科普创新基地版权所有 2002-2011

蜀ICP备05003224号